廣東省扶貧信息網 > 工作動態 > 理論研究

有利搶,無利躲:“油膩干部”蹭扶貧

發布日期:2018-09-26 10:38:00    作者:    來源:半月談

導讀

為打贏脫貧攻堅戰,近年來,全國從上到下對貧困地區的項目扶持和資金投入力度均大幅增長。然而,半月談記者在基層發現,少數“油膩干部”熱衷于蹭扶貧項目,奉行當面講一套背后做一套的“油膩作風”,表面擔當廉潔,暗地里卻時刻盤算著自己的“小九九”,擅打擦邊球,鉆營一己私利。在對待扶貧項目上,存在“搶、躲、拖、拒”的行為,導致扶貧項目落地難,甚至被無限期擱置。

  某鄉在泄洪道上攔腰筑壩修路,由于沒有涵洞,路每年都被沖斷兩三次。

  村民查看路況。山洪被堵在路的一側,路面已經下沉。

  鄉里派出的工程隊往河道里傾倒土方堵水筑路,與山洪開展“拉鋸戰”。

有利就搶,有害就拒

在北方地區的一個貧困村,村內有座年年修,卻年年毀的“橋”。每年雨季,鄉干部都要“欽點”同一個工程隊修橋,與山洪打“拉鋸戰”:用裝載機往河道里卸土。

因為沒有涵洞,此舉相當于在河道里攔腰筑壩。懂土建的村民給支招:土壩下順水方向埋幾個粗水泥管子,就可以泄洪防沖毀。但鄉干部根本不予理睬。

一位村干部揭示了其中奧妙:只有經常動工才能經常有錢賺。去年修橋開支16萬,今年修橋又花了6萬,但幾天后一場大雨就把這6萬沖沒了?!跋綹剎棵磕甓際欽庵指煞?,把錢全糟蹋了?!貝甯剎科叩廝?,有利的事情他們不僅要搶著干,還要“連續搶著干”。

半月談記者今年8月前往此地采訪時了解到,這座橋7月份剛剛修好,但就在記者發稿前,村民又發來微信并拍照:橋又被大雨沖垮了!

與這種作風相關聯的,是一旦項目對個人產生哪怕一丁點兒妨害,也會千方百計阻攔。半月談記者曾采訪一個飲水困難貧困村,扶貧工作隊發揮組織優勢,擬從省水利廳申請30萬元用于打井,解決村民吃水難題。這本是好事一件,但當扶貧隊長向鄉鎮政府報告后,一番好意竟遭謝絕。

“不用鄉政府花錢,又能解決農村民生問題,何樂而不為?”扶貧工作隊的人百思不得其解。

一位鄉鎮干部揭開了謎底:多年前,鄉鎮政府曾投入100萬給村里打井,但始終沒有見水,在群眾的唏噓聲中宣告失敗?!叭綣忝欠銎抖踴?0萬把水打出來了,鄉政府的臉面往哪擱?”在個人名利與群眾利益發生沖突時,有的干部缺乏擔當奉獻的勇氣,就算利民好事也照樣拒之門外。

于己無利,非拖即躲

在中部地區一貧困村,駐村第一書記邀請專業人士進村考察覓得一塊凹地,只要稍加改造,就能實現泉水自流蓄水,可以借此進行產業扶貧。

魚塘項目很快被提上扶貧日程,第一書記奔波1個多月爭取到52萬資金。村主任計劃把工程承攬給熟人,但根據規定,需要鄉鎮政府、第一書記、扶貧隊等多方共同組織公開競標。如此一來,即便村主任“心儀”的工程隊能中標,利潤空間也很小。見無利可圖,村主任便躲著不辦事,魚塘項目也因此被擱置。

鄉鎮政府督查時發現這筆資金還趴在賬上,認定為閑置資金,遂予以收回。

“煮熟的鴨子飛了?!鋇諞皇榧歉嫠甙朐綠訃欽?,得知資金被收回后,他的心里只剩下“憤怒、沮喪、失望、迷?!?。

  健身器材埋沒在簇新的蒿草中。

類似的事情也發生在另一個貧困村。該村約800平方米的文化廣場要硬化,以方便百姓健身鍛煉,12萬元工程款已經到位,但村兩委干部認為修廣場對百姓有利,自己卻得不到什么好處,明面上表示要加快進度,實際卻久拖不決,時隔1年仍不施工,引起群眾不滿。

某村要硬化廣場,村干部說“這周拔草,下周硬化”。村民們一年拔了7次草,但至今盼不來硬化施工。

“7次開會,7次食言;7次拔草,7次失敗?!貝迕衩歉嫠甙朐綠訃欽?,村干部每次都在村民大會上說“這周拔草,下周硬化”。但是1年過去了,村民們前后拔了7次草,唯獨不見硬化施工,健身器材銹跡斑斑被埋在1米多高的新草里?!叭褐謐偶?,干部不急,能拖一天是一天?!?/P>

山西大學政治與公共管理學院院長董江愛指出,扶貧工作中存在的“有利則勤、無利則懶”現象,暴露出一些基層干部仍未樹立公仆意識、服務意識、責任意識、擔當意識。要讓權力能正確行使,需要建立有效的制衡機制,使之在其位謀其政,不敢缺位越位;需要建立農村群眾參與鄉村干部和扶貧干部選拔考核、評價與監督的長效機制。

評論:謹防“油膩作風”演變為微腐敗

扶貧工作中的“油膩作風”是微腐敗的前奏,這是一種隱性病和慢性病,如果不對其加以重視和整治,將挫傷廣大“真扶貧、扶真貧”干部的積極性,影響脫貧攻堅戰的順利完成。

今年上半年,全國各級紀檢監察機關查處扶貧領域腐敗和作風問題4.53萬個,處理6.15萬人。梳理這些案件可以發現有三個特點:

1 一是手法更加隱蔽。

貪污、截留、挪用等比較原始粗暴的貪腐方式呈下降趨勢,取而代之的是虛報冒領、套取等具有一定手續流程的侵占手法,“吃相”變得文雅。

2 二是本土干部成貪腐高發人群。

本土干部占被通報總人數的96%,包括鄉鎮干部、村兩委干部等。而第一書記、扶貧隊長等外來干部只占4%。

3 三是抱團貪腐現象增多。

隨著“四議兩公開”等民主決策程序在農村普及,利益均沾成為當前基層微腐敗的新特征,村支書、村主任、會計、小組長、報賬員等集體犯事,查處一人而扯出一串,窩案串案現象增多,有的村兩委班子幾乎全軍覆沒。

綜觀這些案件我們可以看到,很多涉案干部在早期忽視自身作風建設,嚴重混淆了公權與私利的界限,最終誘發微腐敗,踩到了黨紀國法的“高壓線”,成為令人厭惡的“蠅貪”。

2018年是我國脫貧攻堅作風建設年,作風建設攸關脫貧攻堅成敗,少數基層干部的“油膩作風”反映出他們事業心和責任感嚴重缺失,成天打著投機取巧蒙混度日的小算盤,把個人利益凌駕于人民利益之上,給脫貧攻堅戰提出了新挑戰。

要謹防“搶、躲、拖、拒”的“油膩作風”演變為微腐敗,損害民生福祉、貽誤地方發展?;愀剎吭詮ぷ髦幸謖鋈巳?、利益觀,真正做到權為民所用、情為民所系、利為民所謀。對敢于與民爭利之人,應堅決懲處,決不姑息。

【打印本頁】【關閉窗口】